请在后台配置页面设置顶部欢迎语

网站收藏财经新闻网联系我们

导航菜单

责任理论方志良

原标题:中德学者对话|信息时代的责任理论

文章来源于网络,若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文章配图

中德学者对话|信息时代的责任理论

  2017年9月9日至9月10日,第四届中德刑法研讨会在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隆重举行,本次会议的主题是“信息时代的责任论”,由国家“2011计划”司法文明协同创新中心、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中德刑法学者联合会(CDSV)共同主办,由浙江靖霖律师事务所协办,由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互联网法律研究中心承办。

  与会嘉宾

  (向上滑动查看)

  第一单元:责任原理与责任理论

  本单元由中国人民大学的谢望原教授和华东政法大学的于改之教授共同主持。

  1.主题报告:

  德国维尔兹堡大学希尔根多夫教授就“德国刑法中的责任”作主题报告:

  希尔根多夫教授认为意志自由是责任概念形成的基础,进而说明故意责任重于过失责任的理由。在此基础上介绍了德国刑法中的排除责任事由与阻却责任事由。

  北京大学法学院的车浩副教授做了“责任理论的中国蜕变:一个学术史视角的考察”的主题报告:

  车浩副教授认为,学术开放、学术自由与学术自主是理解当代中国刑法理论研究的三重视角。继而重点讨论了期待可能性理论的引入对于中国刑法理论、立法、司法的影响,介绍了违法性认识理论在中国语境下的展开,并探讨罪量因素与责任主义之间的关系。

  2.评论阶段:

  德国科隆大学的魏根特教授对车浩教授的报告进行评论:

  魏根特教授对车浩教授所提出的三重分析视角表示赞同,并结合德国刑法的发展历程,阐述了学术与政治之间的关系,重申了体系性思考与问题性思考之间的张力关系,最后比较性考察了德国与中国在处理罪量要素上的异同点以及需要引起警觉的问题点。

  中国人民大学的冯军教授对希尔根多夫教授、车浩副教授的报告分别作了评论:

  冯军教授在阐述希尔根多夫教授与车浩副教授报告的基本观点和贡献的基础上,设定了责任论的未来课题,他认为,在传统意义上的责任被纳入违法性中之后,我们就需要一种更具有包容性的责任理论,也就是功能责任论。

  3.自由讨论:

  希尔根多夫教授首先指出,虽然在国际上有很多不同的解释法律、适用法律的模型,但是欧洲的模型还是有其优势的。

  魏根特教授进而补充说明了在实体法的解决方案上,怎样把数额融入到故意和过失的问题中去是一个关键问题。

  冯军教授对其建构的功能责任论进行了详细说明。

  4.陈兴良教授对本单元做了如下总结:

  和德国刑法对于责任消极的规定不同,中国主要是从正面来规定的。从字面含义上来看,中国刑法中的责任和犯罪好像是分开的。德国刑法上的排除责任事由和阻却责任事由大部分在中国刑法中都是不存在的。对于中国刑法学者来说,有三个问题值得思考:

  1、怎样处理刑法规定和刑法教义学理论之间的关系?一个倾向是使刑法教义学完全变成刑法规定的解释,另一个倾向是使刑法教义学完全成为独立的体系,这是两个极端,怎样在两个极端之间找到平衡,是学者们要注意的问题。

  2、怎样处理故意和责任的关系问题。14条规定的是犯罪故意的概念,是犯罪的概念,而不仅仅是故意的概念。在中国刑法的语境下,是责任依附于故意而存在,而不是故意依附于责任而存在的。该怎样处理故意和责任的关系,值得进一步研究。

  3、把责任条件设定为消极的责任条件,比如设定阻却事由,还是积极的责任条件,这也是一个值得商讨的问题。

  第二单元:违法性认识与禁止错误

  本单元由东南大学法学院的刘艳红教授和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的蔡道通教授共同主持。

  1.主题报告:

  德国维尔兹堡大学舒斯特教授就“德国法中的禁止错误”做了主题报告:

  舒斯特教授首先从“不知者不无罪”这一格言出发引出了禁止错误问题,紧接着介绍了德国对于这一问题的规制模式及其历史演进,进而批判性考察了德国刑法学界中围绕该问题的学说状况。在此基础上,结合德国的司法实务阐述了禁止错误的处理方案,最后探讨了构成要件错误与禁止错误之间的区分。

  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的何庆仁教授作就“中国刑法中的违法性认识理论”做了主题报告:

  何庆仁教授认为,违法性认识理论与从苏俄刑法学向德日刑法学的知识转型相伴而行。责任主义是中国刑法知识转型的主要动力之一按照规范的功能责任论,应当将作为评价对象的违法性认识及其可能性逐出责任领域。我国司法实务已经逐渐开始重视违法性认识理论的影响,我国刑法立法也为贯彻功能责任论下的违法性认识理论预留了足够的空间。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的陈璇副教授就“责任原则、预防政策与违法性认识”做了主题报告:

  陈璇副教授认为,违法性认识问题集中体现了责任原则与预防性刑事政策之间的冲突与平衡。在摒弃“不知法不免责”观念的前提下,应将违法性认识确定为犯罪故意的组成部分。

  2.评论阶段:

  德国波恩大学的金德霍伊泽尔教授对陈璇副教授的报告进行评论:

  金德霍伊泽尔教授首先认为,陈璇副教授报告的主要基调是立足于故意说,而非责任说,这对于反思作为德国同说的责任说,富有启发意义。接着阐明其评论所依据的基本前提,在此基础上分析了故意、事实认识及违法行认识之间的关系以及对故意犯中违法性认识所提出的要求。

  德国维尔兹堡大学的费德勒先生对何庆仁教授和陈璇副教授的报告进行评论:

  费德勒先生指出:德国学术界就违法性认识的讨论大多局限于《德国刑法典》第17条关于禁止错误的规定,相比于此,鉴于中国缺乏相应的法律规定,所以中国学术界对该问题的讨论范围就显得极其宽泛。

  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的叶良芳教授对陈璇副教授的报告进行评论:

  在中国刑法语境下,不仅立法机关没有在犯罪论体系中考虑’违法性认识’的地位,司法机关同样也不予考虑。

  北京大学法学院的梁根林教授以《违法性认识的命运:中国与德国》为题,对何庆仁教授和舒斯特教授的报告进行评论:

  与中国刑法理论对违法性认识的开放与接纳态度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迄今为止,虽然也出现了个别在个案量刑中有限地接纳禁止错误作为酌定从轻处罚情节的判决,但是中国司法实务在总体上采取了刻意回避甚至完全拒绝违法性认识错误或者禁止错误作为阻却责任或者至少减轻责任事由的态度。这是近年来诸多司法奇案得以出笼的直接原因。在此基础上考察了故意理论、责任理论、功能责任论与违法性认识的体系定位。

  3.自由讨论:

  何庆仁教授进一步澄清了自己所主张的故意论标准比较低,只要认识到社会危害性就足够了。而陈璇副教授则对社会危害性理论提出质疑,认为应当更侧重于实质违法性与否的判断。